免费观看完整的污视频|男生无收费看污网站|可以直接看的污长视频

<noframes id="bjpdt"><form id="bjpdt"></form>

    <th id="bjpdt"><track id="bjpdt"><th id="bjpdt"></th></track></th>
    <th id="bjpdt"></th>

        <sub id="bjpdt"><span id="bjpdt"><nobr id="bjpdt"></nobr></span></sub>
          <pre id="bjpdt"><listing id="bjpdt"></listing></pre>
          今天是:
          我校著名校友--黃鎮 著名將軍、藝術家、外交家
          編輯日期:2013-9-1  作者:單位管理員    閱讀次數:次  [ 關 閉 ]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  黃鎮(1909—1989),學名士元,今安徽省樅陽縣橫埠鎮黃山村人。

              1925年,黃鎮先后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、上海新華藝術大學學畫。畢業后,任浮山公學(今浮山中學)美術教員,后支持進步學生而被解職。1931年12月,參加了著名的寧都暴動,加入了中國工農紅軍,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長征途中,他創作了大量感人至深、鼓舞士氣的寫生畫和漫畫,后匯集出版的《長征畫集》,成為長征中僅有的形象史料和珍貴的藝術品。抗日戰爭時期,他和劉伯承、鄧小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一起,浴血奮戰,參與創建了晉冀魯豫邊區革命根據地。1946年國共和談期間,他任軍調部執行小組少將銜首席談判代表,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。解放戰爭開始后,他率領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九縱隊進入伏牛山區,策應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,為實現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作出了重大貢獻。建國后,他轉入外交戰線,歷任我國駐匈牙利、印度尼西亞大使、外交部副部長、駐法國大使、駐美聯絡處主任等職,為新中國外交事業奮斗了27個春秋,多次完成特殊的外交使命,深受毛主席和周總理的信賴。粉碎“四人幫”后,他先后任中宣部第一副部長兼文化部長、對外文化交流委員會黨組書記、主任、中顧委常委等職,對國內文化建設和國際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貢獻。解放后,他先后5次回到樅陽,他深愛家鄉的一草一木、父老鄉親,為家鄉的經濟和文化建設給予了極大的關懷和支持。

              黃鎮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,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,無產階級革命家,杰出的外交家,是我們黨和軍隊優秀的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領導者。逝世后,安葬在他生前戰斗過的河北省涉縣(原八路軍129師總部駐地)。為紀念他,安慶市建立了“黃鎮紀念館”,樅陽縣委、縣政府擇址樅陽縣城幕旗山特建“黃鎮圖書館”。

          (上圖為黃鎮部長1980年11月26日回母校浮山中學視察時的情形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黃鎮將軍事跡:

              黃鎮將軍,1909年生于桐城縣東鄉(現樅陽縣橫埠鎮)的一個農民家庭。20年代初期受五四運動進步思潮影響,追求進步。1925年,黃鎮先后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、上海新華藝術大學學畫。畢業后,在浮山公學(今浮山中學)任美術教員,后因支持進步學生而被解職。

              1930年到馮玉祥部隊當兵,軍銜中尉參謀。1931年12月,參加了著名的寧都暴動,加入中國工農紅軍,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4年為了慶祝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,黃鎮創作了巨幅油漆畫《粉碎敵人的圍剿》,受到毛澤東和與會代表的稱贊。1934年隨軍開始長征。他在長征中創作獨幕話劇《破草鞋》深受士兵喜愛,創作的《打騎兵歌》在紅軍中廣為流傳。長征途中,他創作了大量感人至深、鼓舞士氣的寫生畫和漫畫,后匯集出版的《長征畫集》成為長征中僅有的形象史料和珍貴的藝術品。

              抗日戰爭時期,他和劉伯承、鄧小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一起,浴血奮戰,參與創建了晉冀魯豫邊區革命根據地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3年5月,黃鎮任豫北工作委員會書記,統一領導開辟豫北抗日根據地的工作,指揮林南戰役;建立太行軍區的第七、第八軍分區。1943年擔任太行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,指揮道清戰役、安陽戰役等局部反攻作戰,從日偽軍手中收復大片國土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6年國共和談期間,他任軍調部執行小組少將銜首席談判代表,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。解放戰爭開始后,他率領晉冀魯豫野戰軍第9縱隊進入伏牛山區,策應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,為實現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8年7月,黃鎮調到西柏坡軍委政治部任總政研究室副主任、第一研究室主任,主持設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,起草許多條例,為我軍政治工作的發展做了基礎性工作。

              新中國成立后,黃鎮在外交戰線上工作了27年。1950年任我國駐匈牙利首任大使兼管我國與阿爾巴尼亞的外交事務。1954年調任駐印度尼西亞大使,保護周恩來總理順利出席萬隆會議。1961年回國任外交部副部長,主管亞非地區事務。1962年10月,中印邊境發生沖突,他作為特使走訪亞洲等許多國家,闡明我方態度和沖突事實真相,取得了國際輿論對我國的支持。1964年1月,他被選派為駐法國首任大使。從1971年到1973年負責與美國代表秘密訪華的聯絡工作。1973年以我國駐美國聯絡處主任身份,赴美開展工作,促進了中美雙方相互了解,推進了中美關系正常化。1977年12月后,他歷任中宣部第一副部長,兼文化部黨組副書記、部長和對外文委黨組書記、主任,中顧委常委等職。

              1989年12月10日逝世,光明磊落、正直樸實、才華橫溢的將軍、藝術家、外交家黃鎮,靜靜地離我們而去。終年80歲,逝世后,安葬在他生前戰斗過的河北省涉縣(原八路軍129師總部駐地)。

              簡括:曾就讀于上海美專,擅長中國畫。歷任中國駐法國大使,外交部副部長,文化部部長、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。出版有:《長征畫集》、《黃鎮書畫選集》。 1992年6月,《將軍、外交家、藝術家──黃鎮紀念文集》出版,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為文集題詞:"為黨為民,忠心耿耿,無私無畏,正氣長存"。乳名百知,又名佩寰,學名士元,1909年生于桐城縣東鄉(現樅陽縣橫埠鎮)的一個農民家庭。20年代初期受五四運動進步思潮影響,追求進步。1925年,黃鎮先后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、上海新華藝術大學學畫。畢業后,在浮山公學任美術教員,后因支持進步學生而被解職。

              1930年到馮玉祥部隊當兵,軍銜中尉參謀。1931年12月,參加了著名的寧都暴動,加入中國工農紅軍,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4年為了慶祝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,黃鎮創作了巨幅油漆畫《粉碎敵人的圍剿》,受到毛澤東和與會代表的稱贊。1934年隨軍開始長征。他在長征中創作獨幕話劇《破草鞋》深受士兵喜愛,創作的《打騎兵歌》在紅軍中廣為流傳。長征途中,他創作了大量感人至深、鼓舞士氣的寫生畫和漫畫,后匯集出版的《長征畫集》成為長征中僅有的形象史料和珍貴的藝術品。

              抗日戰爭時期,他和劉伯承、鄧小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一起,浴血奮戰,參與創建了晉冀魯豫邊區革命根據地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3年5月,黃鎮任豫北工作委員會書記,統一領導開辟豫北抗日根據地的工作,指揮林南戰役;建立太行軍區的第七、第八軍分區。1943年擔任太行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,指揮道清戰役、安陽戰役等局部反攻作戰,從日偽軍手中收復大片國土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6年國共和談期間,他任軍調部執行小組少將銜首席談判代表,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。解放戰爭開始后,他率領晉冀魯豫野戰軍第9縱隊進入伏牛山區,策應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,為實現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
              1948年7月,黃鎮調到西柏坡軍委政治部任總政研究室副主任、第一研究室主任,主持設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,起草許多條例,為我軍政治工作的發展做了基礎性工作。

              新中國成立后,黃鎮在外交戰線上工作了27年。1950年任我國駐匈牙利首任大使兼管我國與阿爾巴尼亞的外交事務。1954年調任駐印度尼西亞大使,保護周恩來總理順利出席萬隆會議。1961年回國任外交部副部長,主管亞非地區事務。1962年10月,中印邊境發生沖突,他作為特使走訪亞洲等許多國家,闡明我方態度和沖突事實真相,取得了國際輿論對我國的支持。1964年1月,他被選派為駐法國首任大使。從1971年到1973年負責與美國代表秘密訪華的聯絡工作。1973年以我國駐美國聯絡處主任身份,赴美開展工作,促進了中美雙方相互了解,推進了中美關系正常化。1977年12月后,他歷任中宣部第一副部長,兼文化部黨組副書記、部長和對外文委黨組書記、主任,中顧委常委等職。

              1989年12月10日逝世,光明磊落、正直樸實、才華橫溢的將軍、藝術家、外交家黃鎮,靜靜地離我們而去。終年80歲,逝世后,安葬在他生前戰斗過的河北省涉縣(原八路軍129師總部駐地)。

              簡括:曾就讀于上海美專,擅長中國畫。歷任中國駐法國大使,外交部副部長,文化部部長、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。出版有:《長征畫集》、《黃鎮書畫選集》。 1992年6月,《將軍、外交家、藝術家──黃鎮紀念文集》出版,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為文集題詞:"為黨為民,忠心耿耿,無私無畏,正氣長存"。  



          【黃鎮:打開中美大門第一人】



            一、杰出的外交家,打開中美大門第一人

            1971年10月20日起,美國國務卿基辛格訪華4天。基辛格訪華全世界都不知道。英國路透社有個記者預感到中美關系要解凍,基辛格訪華時間、路線胸有成竹。他果斷地來到巴基斯坦首都拉瓦爾品第。基辛格確是來到巴基斯坦,秘密住進總統府,隻有總統一人知曉。基辛格前往機場道路是封閉的。這位記者神奇般地混進機場。飛機盤旋天空,飛行員也不知道飛往何處。這位記者仰望天空中的飛機,斷定飛往中國,迅速寫好“基辛格前往中國”的短消息,發往英國。路透社編輯看到這篇稿子,把它扔到廢紙堆裡,還說“胡扯”。幾天之后,基辛格訪華的消息公諸於世,這位編輯沮喪地說:“我把一篇轟動全世界的大新聞給槍斃了。”

            基辛格訪華震動全世界。基辛格是怎樣訪華的?這得從巴黎渠道談起。巴黎聯絡渠道歷時兩年,秘密渠道中美接觸45次,公開渠道聯絡53次,中方代表黃鎮將軍,美方代表沃爾斯特將軍。1971年7月19日8時20分,美駐法武官沃爾斯特將軍神秘地來到巴黎近郊諾伊市中國大使官邸,會見黃鎮將軍。會見初,沃有些拘謹。黃鎮將軍以其特有的談話風度,放鬆了沃的緊張不自然,拉近了距離,談話輕鬆進行。沃說:“我在大使、將軍面前是個小兵。”又說:“我的行動十分保密,連美駐法大使都不知道。”黃鎮將軍說:“我也採取了保密措施,隻有我和曹桂生、韋東3人知道。”沃遞交了一份美國政府給中國政府的信件。巴黎秘密渠道就這樣打開了。在長達7個月的秘密聯絡渠道裡,黃鎮將軍在大使館邸接待沃爾斯特將軍45次,以其高度的政治敏感、很高的政策水平、無畏的氣概和高度的智慧、豐富的外交經驗,完成了中央交辦的每一件事。

            基辛格通過巴黎渠道4次會晤黃鎮將軍,會晤是在極其神秘中進行。基辛格坐在沃爾斯特將軍開的一般車子裡,戴著黑色墨鏡和普通法國帽,帽沿拉得低低的,來到中國大使官邸,見到黃鎮將軍特別高興。黃鎮將軍安排了基辛格公開來華訪問,為尼克鬆訪華作準備。尼克鬆訪華日期臨近,黃鎮將軍通過秘密渠道向美方通報國內收到的消息:臺灣飛機偽裝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戰斗機襲擊總統坐機。目前,我無法判斷其真偽,提請美方注意。后來,美方對這一提請表示衷心感謝。尼克鬆訪華后,巴黎秘密渠道改為公開渠道。在53次公開渠道的聯絡裡,黃鎮將軍為應付美國出現的一股“中國熱”,通過巴黎渠道安排多起美國重要訪華團,其中包括美參眾兩院兩黨領袖曼斯菲爾德、斯科特、博各斯和福特率團訪華。

            巴黎聯絡渠道是一項十分機密,十分重要,十分敏感,十分微妙的任務,黃鎮將軍以其特有的外交才能,圓滿地完成了國家賦予的歷史使命。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是打開中美大門第一人。

            二、毛澤東說,黃鎮是大大使

            1955年4月17日,亞非會議在“赤道上的悲翠”千島之國萬隆召開,出席會議的有29個國家。中國政府派出的周恩來為團長,陳毅、葉季壯、章漢夫、黃鎮為代表出席會議。4月11日,赴會的“克什米爾公主號”途經沙勞越北面海域爆炸墜毀。黃鎮得知好像自己墜入萬丈深淵。劉豐強告訴他:“總理在第二架飛機上”,他好像沒聽見,仰面自言自語地說:“總理到底在不在‘克什米爾公主號’上。”4月16日下午,總理在雅加達瑪腰蘭機場一下飛機,黃鎮急步上前緊跟總理,用身體護住總理。朱霖和使館人員圍成三道人牆,簇擁總理周圍。亞非會議期間,黃鎮總是伴隨著總理,寸步不離,隨時準備用身體來保護總理。4月20日,黃鎮收到一封匿名信,內容是:“三月初,國民黨駐雅加達直屬支部,奉臺灣‘總統府’之命,組成28人暗殺敢死隊,每人持有美國大使館發給的無聲手槍,暗殺周恩來。落款是反省過來的暗殺隊員××。一九五五年四月十六日。”黃鎮閱后吃驚,果斷決定向印尼遞交備忘錄,半夜乘車印尼總統府衛士長辦公室,直接約見衛士長,要求衛士長把匿名信內容轉告蘇加諾總統和阿裡總理。同時,說明已把使館備忘錄送外交部。衛士長隨即加派巡邏隊和武警到中國代表團駐地,印尼政府派了隨身安全官和護衛摩托車。與此同時,黃鎮又在代表團內部緊急動員:人人都做保衛工作,人人都是總理警衛員,黃鎮自然是總理貼身警衛員。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在突發事件面前,沉著、冷靜、果斷,化險為夷。

            亞非會議閉幕,周恩來在雅加達中國使館說:“黃大使是個好大使”。陳毅對館員們說:“你們黃大使好威風,走到哪裡都有人打招呼。”毛澤東在黃鎮赴美任聯絡處主任時說:“黃鎮是大大使。”

            三、深情地愛鄉愛國主義者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對故鄉有著大海一樣的深情。有人說他家鄉觀念太重,他嚴肅地指出,不對,熱愛家鄉就是熱愛祖國,熱愛家鄉和熱愛祖國是一致的,一個人不熱愛家鄉也談不上熱愛祖國。

            1989年12月8日,黃鎮將軍走進了醫院。安徽省委、省政府聞訊,委派副省長邵明同志前往醫院看望。黃鎮將軍一見家鄉派來的使者,激動不已,恨不得一骨碌爬起來迎接。邵明同志走近他的身邊,他一把拉著邵明的手說:“我的家鄉很窮,我沒有給家鄉做什麼事,很對不起家鄉人民。我老了,不行了。您還年輕,希望您多走走。”他在生命彌留的最后一刻,還念念不忘他的家鄉,念念不忘家鄉父老鄉親。1988年回鄉,張愷帆同志要他每年回來一次。他說,您要我一年回來一次不行,兩年回來一次是可行的。他所說的兩年回來一次,就是1990年。他決定1990年3月回安徽。他說,我還有半個安徽沒有去,我要和那裡的人民共商早日脫貧致富之計。他患有前列腺炎,到家鄉工作起來不方便,決定提早治療。他算了算,治療過后恢復健康,剛好是回鄉的日期。他是為著家鄉才走進醫院的。誰能料到,僅僅42個小時,我們敬愛的黃鎮將軍就再也沒有走出醫院。

            家鄉人民永遠記得黃老回鄉的點點滴滴。

            在故鄉人民的印象裡,他根本不是那個叱?風雲的大使、外交家,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平民百姓、樅陽鄉親。

            1961年下半年,黃鎮將軍和陳毅元帥下基層視察。到了中部地區,陳毅元帥到上海,黃鎮將軍來到樅陽。10月13日下午,黃鎮將軍到了橫埠區,當晚住在雙井邊一間舊房子裡。大隊干部得知他在湯溝中午吃的是藕餐,想用大米招待他。黃鎮將軍一到雙井邊就宣布接待三不準:不準吃魚肉、不準喝酒、不準吃大米飯。大隊干部隻好到地裡挖點山芋,給黃鎮將軍做了山芋餐。黃鎮將軍和朱霖大姐吃得很香甜。10月14日,黃鎮將軍在黃家凹召開社員座談會,會開到下午兩點,大隊干部請黃鎮將軍用餐。黃鎮將軍說,就不要請我們了,把村裡50歲以上的老年人和五保戶、困難戶都請到食堂,每人一份飯一份菜。大隊干部說,那我們呢?黃鎮將軍說,有剩的干部才吃,沒有剩的干部就不吃。黃鎮將軍何嘗不知道,在那三年困難時期,人人吃不飽肚子,大隊干部也想得到一份,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紀律是不允許干部優先於群眾。黃鎮將軍從會場出來,走到村邊大壙埂上的一棵大樺樹底下,看見小孩黃佳林端著一碗小山芋在啃。他彎下腰,笑著說:“給我一根好嗎?”小孩高興地將碗遞上,他拿了一小根放到咀裡嚼,連根帶皮都吞到肚裡。在場的社員驚呆了。社員們說,黃鎮將軍開國就當大使,外國總統常請他吃山珍海味﹔回到山溝裡來,和社員一樣吃山芋,中央來的干部,真能和群眾同甘共苦。

            1980年11月28日,黃鎮將軍在黃山大隊路過錢頭鳳莊,遇上父女倆挑鬆丫到窯廠去賣。山路彎彎,踢踢絆絆,父女倆挑累了在路邊歇腳。黃鎮將軍看見父女倆喘粗氣,走到柴擔子邊,插肩就挑女兒的那一擔。隨行人員怕他挑滅了腰,快步向前阻攔。黃鎮將軍說:“70來斤,挑一肩能行。”一位現住合肥曾和黃鎮將軍下過棋的革命老前輩感慨地說:“黃鎮將軍回鄉吃山芋和給小女孩挑鬆丫,是回鄉杰作。”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給小女孩挑鬆丫過后,來到黃山大隊部。消息傳開,烏龜山社員黃位中,在病榻上嚷著要去見黃鎮將軍。兒子說,您病得不能走路了,怎麼去法?正在這時,黃鎮將軍帶來字條,要黃位中到大隊部。難以想像,黃位中幾乎是從床上蹦下地,拿著一根拐杖,叫兒子牽著他。一路上,黃位中像是沒有病,先是慢慢地走,后來越走越快。過了小橋,離大隊部不遠了,黃位中把拐杖一甩,快步如飛。到了大隊部門口,黃鎮將軍看見了,向前一把將他抱起來,邊抱邊說:“你都老縮掉了啊!”黃鎮將軍和黃位中、黃遠峰、孫家畈的一位老社員親切交談,同桌共餐。黃位中走的時候,黃鎮將軍給他們3位社員每人30元,叫他們回去買點糖,搞點糖水喝喝。

            送走黃位中,黃鎮將軍視察江家店過后,返回橫埠區政府。途經橫埠大畈,田野裡干活的農民蜂擁到馬路上,攔住黃鎮將軍小車。區裡同志著急地說,看黃老到區裡去看。黃鎮將軍打開車門走下車,向鄉親們致意,向鄉親們問好,和鄉親們握手。田野裡的農民看自己的手臟,不好意思將手伸出來。黃鎮將軍說,沒關系,鄉親想看看我,我也想看看鄉親。第二天,黃鎮將軍視察吳家橋后回橫埠區,途經大缸窯路段,道班工人想看看黃鎮將軍,故意將作業車攔路,隻放小車勉強能過那麼寬。黃鎮將軍小車到,司機打方向盤準備開過。黃鎮將軍示意停車,車子停了下來。黃鎮將軍出現在馬路天使們面前,招呼馬路天使:“你們辛苦了!”黃鎮將軍向他們問好,和他們握手,和他們親切交談。馬路天使們樂開了花,決心養護好通往特色社會主義天堂馬路。黃鎮將軍每到一地,都挨家挨戶看望,問寒問暖。鄉親們有什麼心裡話,都喜歡對他說。黃鎮將軍特別注重烈屬家庭的走訪。黃山大隊有烈屬24戶,24戶他都跑到。烈屬戶有什麼困難,他都樂於幫助。鄉親們對黃鎮將軍把他們看成是親人,喜在心上,樂在臉上。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對家鄉教育事業傾注心血。他先后視察了桐城中學、樅陽中學、安慶一中、浮山中學、將軍中學、紅燈小學、黃山小學、黃峰小學、橫埠中學、安慶黃梅戲校、蚌埠四中,兩進安徽藝術學校、兩進安慶師范學院。黃鎮的名字和安慶師范學院是分不開的。為了安師院的成立,他找了蔣南翔、國家計委、國務院,才使安師院在調整時期得以掛牌。黃鎮將軍為安慶師范學院的創立跑破了鞋。黃鎮將軍每到一個學校,都為那個學校排憂解難。他在安徽藝術學校視察,看見練功學生的練功鞋破了,給練功學生每人購買兩雙練功鞋。這件事,老校長程功恩深受感動。1980年12月,黃鎮將軍走進安慶黃梅戲校,發現練功房木地板破損,生怕孩子撇壞了腳,當即電話文化部,速寄3萬元,給安慶黃梅戲校整修練功房。1961年10月,黃鎮將軍來到樅陽中學,校長匯報學校沒有電,晚自習點汽燈常出故障,影響學生視力。他當場指示地、縣領導把樅陽中學電接通。樅陽中學迎來了光明,師生一片歡騰。1988年,黃鎮將軍最后一次回鄉,事先向孫超集團募集20萬元,10萬元用於黃山初中創建基金,10萬元分給桐城中學和浮山中學,桐城中學將這筆錢設立獎學基金,浮山中學購買了圖書。黃鎮將軍還給桐城中學籌集8萬元,建起了語言室。回到北京,黃鎮將軍委派孫祥凝來皖,爭取到12萬元,用於桐城中學危房改造。1988年5月13日下午,黃鎮將軍離開桐城,突然雙手抱拳旋轉180度,向前來送行的各級領導動情地說,桐中是我的母校,希望各級領導給予關照。大的困難找省裡,中等困難找地區,小的困難找縣裡。黃鎮將軍在逝世的前一天,還問孫祥凝,桐中的危房問題可有得到解決。黃鎮將軍是多麼關心他的母校!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對家鄉的黃山、九華山、天柱山、瑯琊山、浮山五大名山的旅游業開發利用嘔心瀝血。他多次上黃山,認為黃山的美景、奇峰怪石是世界所罕見。他一氣呵成“世界奇觀”四個大字,留在了黃山。他提出了興建黃山索道、試引太平湖水上黃山、黃山山上修建簡易廁所等許多好的建議。他說,要把黃山建成世界最著名的旅游區之一,在國內也要名列前3名。黃鎮將軍對蓮花佛國九華山獨有鐘情。他在上海美專就讀,曾到九華山寫生幾個月。1980年、1988年,他舊地重游,兩進甘露寺,兩上九華山。九華山是中國四大佛教名山之一,素有人間天堂之稱,全中國的游客和韓國等世界各國人民都頌贊九華山。1988年,黃鎮將軍來安徽考察,4月16日的第一站就包括詩文毓秀──瑯琊山在內。他在瑯琊山揮毫潑墨,為瑯琊山題寫了“名山天下聞”五個蒼勁有力的大字,一改他下基層不題字的戒律。1988年5月10日,天空沉沉,細雨蒙蒙,安慶地區領導決定取消黃鎮將軍天柱山之行。黃鎮將軍知道后,爽朗地說,您們不是要我化緣嗎?我不知道那個地方,怎麼向人家說呢?黃鎮將軍冒雨上了天柱山,對天柱山的美麗風光贊不絕口,寫下了“開發天柱,振興潛山”妙筆生輝的題詞,向世人展示天柱山。黃鎮將軍對浮山旅游業發展一直放在心上。在他逝世前不久,他還向國家旅游局爭取到一筆錢,幫助浮山旅游業的開發建設。

            黃鎮將軍回鄉,留下了許多回鄉故事。回鄉故事,說也說不完。寫也寫不盡。有150多個回鄉故事,已記載在《黃鎮將軍回鄉錄》一書中,每一個故事都感人肺腑,每一個故事都是愛國主義的好教材。黃鎮將軍回鄉故事,是黃鎮將軍留給家鄉人民的一筆寶貴遺產。家鄉人民擁有這筆愛國愛鄉寶貴精神財富的遺產,無限懷念創造這筆遺產的黃鎮將軍。黃鎮將軍永遠活在家鄉人民的心裡。

          免费观看完整的污视频|男生无收费看污网站|可以直接看的污长视频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jpdt"><form id="bjpdt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h id="bjpdt"><track id="bjpdt"><th id="bjpdt"></th></track></th>
            <th id="bjpdt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bjpdt"><span id="bjpdt"><nobr id="bjpdt"></nobr></spa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bjpdt"><listing id="bjpdt"></listing></pre>